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武侠古典  »  【妖道申公豹】(25-26)作者:北斗星司
【妖道申公豹】(25-26)作者:北斗星司
字数:8537


  第025章:慕莲处女落红

  等到这妖道回到客栈以后,就看到慕莲正难过的坐在床边。

  「好了,慕莲……」申公豹疼爱地上前搂着她的身子,微笑道,「别耍脾气了,时幽冥毕竟已经死了,你毕竟已经为你的族人出气报仇了,就别管胡姬了……」

  「你这坏蛋……」慕莲轻轻靠在这妖道怀中,哽咽道,「却也不知道要祸害多少姑娘才罢休……」

  「不管祸害多少,慕莲始终是我的妻子……」申公豹嘻嘻一笑,对着慕莲说了好些甜言蜜语,总算把这迷人的可人儿给说的破涕为笑。

  接着,申公豹已经把慕莲抱住了。

  「公豹,你要干嘛?!」慕莲不明所以。

  「慕莲,想死我了,我要你!」申公豹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了。

  「啊?公豹,这可是白天啊,白日宣淫可不行……」慕莲挣扎了几下,可是却比申公豹压在了床上,申公豹疯狂地亲吻起了慕莲的玉脸,双手在慕莲的玉体上抚摸着,伸手抓住慕莲的衣带解开,就要褪下慕莲的衣衫。

  「恩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公豹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好羞人啊……啊……」慕莲没想到申公豹白天就干这事儿,真是让还是处女的慕莲羞涩不已。

  申公豹一件件地脱下了慕莲的外衣,中衣,脱得就剩下了慕莲的内衣。慕莲穿的肚兜也是白色的,裤衩也是白色的,她窈窕动人,凹凸有致的肉身在白色的内衣内裤之下凸起,胸部丰满,玉腿修长,蛮腰纤细,肌肤白嫩,当真是太吸引人了。

  「慕莲,你的身子还是这么美丽……」申公豹想起之前给她换过衣服时候草草看过她的身体,心裡激动,咬着牙轻轻解开了慕莲的肚兜。

  慕莲无比羞涩,随着她的肚兜被申公豹拉开,慕莲两颗饱满的乳房立刻展现在申公豹眼前,那两团白玉球很大,很圆,形状完美,高挺耸立,颤巍巍,圆鼓鼓,两点娇嫩的少妇奶头鲜红欲滴,慕莲现在几乎全裸,她乃是女娲陵墓的巫女,还是个处女,如此更有一种令人怦然心动的气韵。

  申公豹咬着牙轻轻解开了慕莲的裤衩,往后一扔,在将慕莲的鞋子脱了下来,这个迷人的少妇的肉体终于完全暴露在了申公豹面前,申公豹看着慕莲白皙靓丽的胴体,那性感的女性私密地带黑黑的,中间的粉嫩蜜穴似乎已经有了湿润的迹象,看起来慕莲很敏感,自己才亲了摸了她几下,她就有了反应。

  「慕莲,我要你!」申公豹咬着牙解开了身上衣服,不一时刻脱了个精光,趴在慕莲身上,赤裸的身躯紧贴着慕莲的胴体,申公豹按住慕莲两颗大乳房,轻轻揉搓,嘴唇却一下子贴住了慕莲的红唇,和她拥吻起来。

  「恩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慕莲沉迷在申公豹的热吻中,申公豹吻住了慕莲之后,伸舌头和她的香舌交缠起来,慕莲迷醉之间,身躯颤抖,随着申公豹的吻弄,她轻轻扭动着身躯,迎合着申公豹。

  「慕莲!」申公豹分开了慕莲的大腿,看到慕莲那中间已经淫水密佈的牝户,他咬着牙凑上了自己的阳物,慕莲红着脸主动张开双腿,嗔道:「公豹,公豹,来……来要了慕莲……」现在都到这个地步了,而且她跟申公豹也早就是夫妻,所以很放得开。

  申公豹身子一挺,一下子刺入了慕莲的嫩穴裡. 慕莲「啊」地惊呼一声,疼痛对她这种历经磨难的女人来说不算什么,而被夫君疼爱的身心快乐令她舒服的浑身发抖,终于成为了这个男人的女人,那种精神上的爱恋与肉体上的欢愉,都令慕莲的身体和心灵产生了极大的快感。

  申公豹刺入慕莲小穴裡,那迷人的牝户很紧,很热,很温和,申公豹的肉棒刺入其中,舒服的他感觉要飘飘欲仙一样,于是在床上一下下地干起了慕莲,这对小夫妻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,申公豹压在了慕莲这个绝色大美女的肉体山,屁股一下下剧烈地顶入,抽出,在顶入,他粗大的肉棍驰骋在慕莲的阴户裡,肏了几下就让慕莲完全不感觉到破身之痛,而是舒服的淫叫连连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公豹……啊……你好厉害啊……啊啊……好棒啊……啊啊……你太强了……啊啊……舒服死了……啊啊……我的好公豹……啊……」慕莲快乐地呻吟着,她对这床上之事其实瞭解不多,申公豹的抽送她也只能分开着双腿,勉励迎合,但这样已经让申公豹感到无比的快乐。

  申公豹干了一阵,把慕莲干到了一阵高潮,他自己也射进了慕莲的体内,慕莲兴奋之下呼呼喘息。申公豹玩儿到了高兴之处,把慕莲的身体转了过来,扶起她的腰部,让慕莲的白嫩大屁股对准自己。慕莲正喘着粗气在休息,申公豹居然又把她的身体摆弄成这个样子,她一阵害羞,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,申公豹居然把暴怒的肉棒对准了慕莲的屁眼儿,使力便要插进去,登时整颗龟头堵满了慕莲的屁股洞,一直在找路要插进去。

  慕莲一看不对,立刻叫道:「公豹,你要干什么?不可以啊……那裡是人家的……怎么可以插那裡……不要,太羞人了了……」她左右摆动着迷人的肥臀,希望挣脱申公豹。

  可是申公豹的双手有如钳子一般,紧紧的抓住慕莲的腰身,不让她逃走:「慕莲,不要怕,不要害怕!我炮功一流,会让你爽歪了,而不会疼的……」慕莲才不上当,心想自己的屁眼儿被这么大根的玩意儿要是插进去,那还不三天坐不下来?

  「不要啊……啊……公豹,求你了,那裡真的不行……」慕莲哀求道。
  可是申公豹现在正在兴头上,哪裡愿意罢手?他更紧紧抓住了慕莲的屁股,慕莲只好将头趴在枕头上,不敢再反抗了,她的白屁股被申公豹高高抬起,申公豹鸡巴往裡一顶,慕莲的肛门传来了一阵撕裂般的疼痛,疼的慕莲大叫:「啊……啊啊……!不要啊,公豹,太疼了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申公豹喘着气,双手抓住慕莲的两瓣细腻臀肉,将它分开,慕莲那从未被任何人触摸过的紧闭的屁眼儿被分开了,这样申公豹才能插得进去。她的屁眼儿很快就被申公豹干的张开,申公豹的肉棒挺了进去,一下子刺穿了,爽的申公豹哇哇大叫:「啊……啊啊……爽……啊……好紧啊……好紧……操……」接着申公豹扭动着屁股,全力撞击起了慕莲的屁眼儿,弄得慕莲全身肉浪波动不止。
  「啵……啵……啪……啪……」申公豹操着慕莲的屁眼儿,腹部撞击着慕莲的白嫩大屁股,肉棒在慕莲的屁眼儿裡翻进翻出,带出了一些亮晶晶的液体,申公豹操的星峰,双手按住慕莲的两瓣臀肉,一前一后地去撞她。

  「唔……喔……啊啊……太棒了……爽死了……啊……」慕莲的屁眼儿是处女地,他妈的比小穴还紧。

  慕莲可就惨了,除了尖叫之外,她没有一点儿办法:「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不要啊啊……公豹……不要插了……啊啊……那么大力……啊啊……不要啊……」慕莲只感觉到一股烧灼的感觉,巨大的硬物在她的肛门又进又出,「啊……啊啊……求你了……公豹……别再玩儿了……啊啊……人家的……人家的肛门要裂开了啦……啊……」慕莲只有告饶地份儿。

  慕莲的屁眼儿从来没被人玩儿过,此时被干了,虽然感觉有点儿难以言喻,有些疼,可是痛苦中又有一丝甜蜜,好像要被男人彻底征服一般……

  申公豹都要玩儿疯了,玩儿了一百多下,干的慕莲双手都软了,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上身,瘫软在床上,她哀求道:「相公……不行了……我不能再干了……饶了我吧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「好……慕莲,在坚持一下,我要射了……」申公豹也感觉又要射精了,大力抽动了几十下,怒吼一声,完了事儿,慕莲被申公豹的精液又是一冲,也是再也无力支持,瘫软在床上,竟然晕了过去。

  第026章:妓女阿羞

  申公豹所用的法力之中有一项法力是只要和自己睡过的女人,自己就可以随时到达她们身边,或者把其他人送到她们身边或者身边不远的地方,同时可以利用法力製成法宝,让触摸到的人被送到自己身边来,上一次送问天前来就是用的此招。

  此时,申公豹便将自己在这裡收的仙乐、魔音、听琴、胡姬、慕莲、雨蝶和丁瑶送到了万窟山,然后这才继续前去泡妞。

                ◇◇◇

  西牛贺州南部的一座城池,此时申公豹身穿一身道袍,走进城中。他驾云之后忽然想去西方走走,于是便来到了这裡.

  此时的西牛贺州还属于比较远古的时期,不过街市之上倒也热闹得很。
  申公豹走进城中,发现城中有不少男人的手上都断去了指头,有的断了一指,有的甚至断去了两指,申公豹不禁感觉有点儿奇怪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申公豹忽然看见前方一个中年人从擦肩而过,从旁边的一个行人衣服裡嚣张地拿出钱袋,那人看到这中年人,神色畏惧,竟然不敢反抗。
  申公豹看着这一幕,心想这个地方看起来也不太平,居然公然抢劫!

  申公豹可没那个道德,要上去说公道话,刚好肚子饿了,申公豹看到不远处有家小客栈,于是走了过去,进入店中。店小二一见,立刻走过来问道:「客官你好,请问您是打尖还是住店啊?」

  申公豹说道:「打尖,给我来一盘牛肉,再来一壶酒,一个素菜,外加白米饭!」

  「好?!客官您等一下!」店小二下去准备了。

  不一会儿,牛肉、酒、素菜和白饭送上来了,申公豹问道:「小二哥,问你些事儿,这个赏给你!」说着,申公豹从怀裡掏出一块小银子扔给店小二。他可是知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句话的!

  那店小二见到钱,立刻眉开眼笑,说道:「客官,您太客气了,您要问什么儘管问,只要小的知道的,一定知无不言!」

  申公豹澹澹一笑,说道:「我就是想问下,刚才我看到一个中年人公然抢劫人家的银子,这是怎么回事儿?官府不管吗?」

  此言一出,那店小二歎了口气,说道:「看客官的打扮,是外地人吧?难怪不知道这城中三难缠啊!」

  申公豹一愣,问道:「是哪三缠啊?」

  店小二说道:「第一个就是那个刚才偷钱包的中年人,他叫阿熘,是这城裡最有名的小偷,以行窃为生,他的爷爷、父亲和他一样,都是贼……」

  靠,还是一个行窃家族啊!申公豹心裡想着,说道:「这么说来,这是一个小偷世家子弟了?」店小二说道:「正是啊,他家至少三代为盗,在这裡根深蒂固,就连官府也拿他们没办法!这裡的老百姓谁碰到了他们,那就只能自认倒霉,被偷了也不敢吭声儿,就像刚才那个人一样!」

  「却是为何?」申公豹问道

  店小二说道:「他们家有个规矩,偷你第一次的时候你不吭声儿,他们就只偷你一次,你要敢追究,他们一家天天光顾裡,这谁受得了啊?所以这城裡,谁也不敢招惹他们!」

  「哦,那其他两个人呢?」申公豹问道。

  店小二说道:「一个是东城的妓女阿羞,一个是南城的恶霸阿刀!」

  申公豹一听这话,忽然想起了,这不就是西游记后传的剧情吗?

  哈哈哈哈,这样倒好,那个阿羞也是个大美女,虽然是妓女,很多人睡过,但是申公豹才不计较呢!

  申公豹立刻问道:「你跟我说说那阿羞如何难缠?」至于阿刀,申公豹哪裡还管他难不难缠?

  店小二道:「那阿羞是这城裡最美的女人,很多富家公子都想要娶她过门,可她却偏偏不肯,只愿意去做妓女。只是这样倒也罢了,只是她每次和男人睡完觉以后,不要银钱,只要斩下男人的一根手指!」

  申公豹早就知道这件事了,说道:「是这样啊?」

  「不错啊,这就是跟她睡觉的代价……」店小二歎息道。

  申公豹说道:「那既然是这样,还有人找她睡觉吗?」

  店主歎道:「当然,多得很啊!那阿羞实在长的是美如天仙,很多好色之徒宁愿手指头不要,也要去沾一沾阿羞那个荤腥!所以我想客官一定在街面上见到很多断手指的人吧?」

  「是啊,这都是跟阿羞睡过觉的?」申公豹说道。

  「是啊,断了一根手指的就是和她睡过一次的,断了两根的就是和她睡过两次的!」店小二说道。

  「多谢小二哥了,我知道了!你不用再说了!」申公豹笑道。

  申公豹就着白饭酒水,吃着牛肉素菜,很快就饱餐了一顿。还别说,味道真是不错。

                ◇◇◇

  傍晚时分。

  阿羞正沉默着在梳妆台边化妆,她每天只接待一位客人,如何接待,靠抽籤决定,抽中的就和她睡觉,然后切手指。

  良久之后,丫鬟走进来了。

  「小姐,今天的客人来了!」丫鬟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  「让他进来吧!」阿羞看也不看那丫鬟。

  很快的,来人进来,不是别人,正是申公豹!

  「陪我上床要付出什么代价,你清楚吗?」阿羞看也不看申公豹,冷冷地说道。

  「我当然知道了!」申公豹从后色眯眯地打量阿羞凹凸有致的身段,他知道阿羞之所以要割男人的手指,是因为那些男人不能让她性高潮,而鲜血却可以让她产生高潮。

  而至于为什么阿羞不能被其他男人满足,申公豹依靠侦算天道,才终于明白,原来阿羞竟然是阿修罗界(除了三界,或者六界之外,还存在很多小世界)的圣女转世,阿修罗界之女性慾旺盛,而且身体特异,凡间男子便是本钱在大,也根本无法让其高潮,但是申公豹却不一样了。

  阿羞站起身来,转过身,申公豹看去,不禁大为心动。

  这个女人还真是个国色天香的大美女,长得非常漂亮,凤眼玉美,琼鼻樱唇,瓜子小脸,眉目如画,娇艳动人,比之杨婵瑶姬这样的大美女也不差几分。她隻身穿一件薄薄的纱衣,内裡赤裸,白皙的肌肤娇嫩可人,一对丰满的奶子挺立着,双乳之间的性感乳沟都似乎要把申公豹的魂勾走了,尤其是那两颗微凸的诱人乳头,是粉红色的,令申公豹心裡一阵激动。

  「来吧,佔有我吧!」阿羞见来人衣着古怪(西牛贺洲的人没见过道士),但是一脸色相,想来也不是什么好货,于是主动脱去了身上的纱衣,露出洁白诱人的胴体。

  申公豹点了点头,他知道现在是时候了,他于是脱去了衣裳。

  当阿羞看到那根巨大无比的钢屌的时候,明显愣了一下,接着说道:「那东西不小啊……」申公豹阳物虽然巨大,但是阿羞也曾经碰到过三四个差不多的,反正那些也不能让她高潮,她也不在意。

  申公豹嘻嘻一笑,他走到阿羞面前,顺势抱起了阿羞,将弄到了床上,压在她的身上。

 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

  申公豹的嘴唇突然覆盖住了阿羞可人的红唇,霸道的舌头直接撬开了阿羞的防备,鑽了进去,不断探索阿羞口中那条可人的香舌。

  「怎么会……怎么会……」阿羞浑身大震,她跟其他男人做爱的时候根本是毫无感觉,可是现在和申公豹这么一吻,浑身上下似乎都热了起来,一股阿羞从未感受过的奇特感觉,蔓延了她的身躯……

  她忍不住紧紧抱住了这个男人……

  屋中的男女忘情拥吻,世界彷彿都停了一般。

  在这一瞬间,阿羞彷彿平身第一次感觉到男女欢爱的快乐,她的双臂不晓得什么时候已经缠上了申公豹的脖子,申公豹的手轻轻按在阿羞的乳房上,爱抚着。
  阿修罗界的圣女,週身自有一股防护法力,这股法力阿羞自己感觉不到,但是它会阻断那些企图轻薄阿羞的男子的动作,令阿羞感觉不到他们丝毫爱抚操弄的快乐,这就是为什么阿羞一直感觉不到做爱的快感的原因。

  但是申公豹的法力之高,世所罕见,以他的法力,自然可以轻易击破这层防护魔法,让阿羞品嚐到极乐的巅峰。

  终于,他们喘着气分开了,申公豹的手掌轻轻拂着阿羞的脸颊:「阿羞……你真好……」

  「你……你弄得我好舒服……啊……我第一次这么舒服了……不行了……啊……我湿了……」阿羞满面潮红,气喘吁吁,便如同一个如饥似渴的少妇一般,不住自这妖道胯下扭动着迷人的身躯。

  申公豹一双手掌到处游走着,在阿羞身上寸寸抚摸,阿羞感到不住眩晕,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,手脚四肢酸软无力,只能任由申公豹施为。她的身子在抖,她的下身第一次出现了湿润的反应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阿羞呼呼喘息,呻吟出来,她觉得自己从未有过这么舒服的快感……

  申公豹凝视着阿羞的美丽胸脯,阿羞看到申公豹在看自己的乳房,羞得用双手遮住脸,申公豹澹澹一笑,贪婪地饱览阿羞胸前的美妙风光。

  阿羞的乳房饱满,有弹性,白皙,动人,她的乳晕只有澹澹的一抹粉红,乳头小小的,尖尖的,申公豹毫不客气,张嘴含住了一颗大白兔,吮吸舔舐,百般挑逗。

  阿羞从前被无数男人舔过乳房,可是她从来没有任何感觉,可是现在,她却再也把持不住,娇哼起来:「嗯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好厉害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啊……我要……」

  申公豹又用牙齿轻咬轻啮,阿羞的身体更颤抖得厉害:「哎呀……哎呦……轻一点……我受不住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阿羞已经舒服的神智不清了,申公豹的手往下一探一按,已然摸到那私密之处,黏滑腻稠,淫水早已氾滥成灾。

  阿羞惊觉申公豹大手已经触摸到自己那私密之处,身子抖的更厉害了,申公豹的魔指顺利侵入了潮湿的根源……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阿羞的呻吟声越来越激烈,一时之间全身的妙境都被申公豹攻佔,她从未有过这样的不同凡响的快感,身躯颤抖,芳心乱成一片,欲仙欲死了。

  「给我……肏我……求你了……我受不住了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阿羞喘着气嗔道。

  申公豹澹澹一雄,重新吻上她的樱唇,一手拉过她的大腿,跨到腰间,手掌在她的腿上来回爱抚着,身子往前顶上去。这样一来,申公豹那根坚硬的大屌自然定在了小屄口。阿羞感觉到申公豹的阳具在她的屄口磨动,阵阵舒服阵阵快感,她顺势轻轻扭动饱满的白屁股,磨合起来。

  「我要,求求你,我要……给我……」阿羞眼神迷离,环抱着申公豹,丰满的身躯轻轻扭动,摩擦申公豹的身体。

  申公豹笑着尝试将半个龟头探进阿羞的小屄之中,阿羞美的直翻白眼,脸上露出了傻傻的微笑,一副满足的淫荡模样。

  申公豹嘿嘿一笑,用力一顶,整个龟头已经全部塞进了阿羞的身体裡.
  「啊!」阿羞发出了长长的满足的呻吟。

  申公豹开始了一抽一送地顶弄,阿羞被干的不住发抖,她知道,她终于找到了能让她发抖的男人。

  「好哥哥……啊……额……啊……我好欢喜啊……」

  申公豹抽送的速度已经加快了,他知道,阿羞承受得住。

  「哎呀……好……好舒服……天呐……怎么会这么舒服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啊……太舒服了……啊……」

  阿羞平生第一次品嚐到了颠鸾倒凤之美,畅快莫名,眼前这个僧人带给她的是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觉,当真是要她直飞上天去。

  在申公豹的抽插下,阿羞的小穴裡淫水阵阵,感度十足。申公豹喘着气压在阿羞身上蠕动,阿羞虽然睡过很多男人,可申公豹发现阿羞的淫穴还是紧凑无比,干的申公豹兴奋了不已,不断亲吻阿羞的小嘴儿,脸颊,还有雪白的脖子,阿羞感受到申公豹对自己的怜爱,双手将申公豹搂抱得更紧更密。

  申公豹在阿羞身上疯狂驰骋,插得几下,又磨动几下,狠狠抽搐,回回尽底。
  阿羞被插得高呼低唤,浪水四溅,一波波的快感袭上心头,阿羞已经被干的彻底沦陷,花心勐抖,终于被推上了最高峰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天哪……这……这是怎么了……了……不好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快死掉了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好哥哥……抱紧奴家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美啊……啊啊……啊……」

  申公豹的龟头顶端感觉到了阿羞小屄儿裡阵阵颤抖,骚水不婷地冲出,脸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滞了,她已经发抖了,她登上了极乐美妙的高潮。

  申公豹停下了动作,鸡巴仍然泡在小穴裡头。他轻咬着阿羞的小耳垂,低声道:「舒服吗?」

  阿羞轻轻喘息,全身乏力,勉强伸臂环抱着申公豹,却是回答不出声儿来。
  申公豹稍作休息,屁股又开始大力肏弄,鸡巴顶顶出出,这回阿羞就是想要浪却也浪不起来了,只能轻声地求饶。

  「啊……好哥哥……慢……慢点儿……啊……」阿羞轻声哼道。

  申公豹澹澹笑笑,一边亲吻一边抽动。阿羞渐渐恢复了体力,骚劲儿又上来了,主动扭摆着白嫩的臀部,口中「嗯……哼」呻吟着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深点儿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顶我……顶我啊……啊……」
  申公豹这一操更不留情,大起大落,鸡巴毫不留情地进进出出,干的更加厉害。阿羞的小嫩穴被这一弄,收缩的更加厉害,申公豹哪裡忍受得了?她的小穴本来就又紧凑又狭小,这时候夹缩的更为美妙,申公豹疯狂地动着,大龟头传来极乐的警告讯号,他已经顾不得许多,大吼大叫,狂顶狂插……

  阿羞不知道申公豹已经到了喷射的边缘,只觉得小穴中的鸡巴像跟火热的铁棒一样,而且不住的膨胀长大,插得自己是不住地发抖,恨不得把眼前男儿把自己屄心插穿。口中浪哼起来:「好哥哥……真舒服……啊……你插死奴家了……啊……算了……啊……哦……我不成了……要丢了……啊……又来了……又要飞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这叫声更是咬了申公豹的命,他大吼一声,精关一鬆,大把大把的精液疾碰而出,全部射进了阿羞身体的私密之处……

  阿羞被这精液一烫一冲,花心又被大龟头死死抵住,她立时又是一阵晕眩,阴户内的骚水又纷纷洒出,同时再度达到高潮的发抖,浑身颤抖之下,瘫软无力……

  申公豹伏在她身上喘息着,她也喘息着……

  良久之后,申公豹把手指伸到阿羞面前:「来啊,割吧!」

  「不……我不要,我不要你的手指!」阿羞发疯似地抱住申公豹,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让她发抖了,她不能放过他,「你一定不是凡人,你一定是个神仙,我要……我要做你的女人,一辈子跟你在一起……求你……带我走,我这辈子都不要离开你……」她现在真的离不开这妖道了!

  「哦,是吗?」申公豹笑着一边抚摸阿羞的屁股,一边笑道,「那可真是我的荣幸啊,但是第一,我已经有很多女人了,你能接受吗?第二,你是个妓女,如果你做了我的女人,你能保证只一心一意对我,绝不再跟第二个男人上床了吗?」
  「我能接受!你有多少女人都没关係!还有我保证,我保证!」阿羞毫不犹豫,「我发誓,只要日后我在让除了你之外的任何男人碰我一下,我就去死!」只要她以后能只一心一意服侍眼前的男人,再不让别的男人碰,她什么都愿意。
  「哈哈哈……这样最好了!」能把这样一个娇媚的美人收入房中,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儿啊!

  (下一章,封神剧情完全展开)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